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不锈钢方管 >

985大学学霸暑假染艾滋病19岁乖乖女约炮怀孕:毁掉下一代的是对

发布日期:2022-05-09 20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985大学学霸暑假染艾滋病,19岁乖乖女约炮怀孕:毁掉下一代的,是对放纵的无知

  去年6月高考季,学霸刘林(化名)以623分的高分考入了华东某985高校。十多年寒窗,一朝上榜,刘林欣喜若狂。要知道,他的高中母校当年只有10名考生考进985大学,他就是其中的一个。

  他成了母校和家人的骄傲。学校光荣榜上贴着他的成绩和照片,用来激励着学弟学妹;家里人逢人就夸,自己的孩子是多么的优秀。

  犹如一记晴天霹雳,刘林懵了。他痛苦地回忆起了自己在大一的一个期末,为了释放压力,和几个好友去网吧放松了一晚上,凌晨又到KTV唱歌,几罐啤酒下肚,在迷离的灯光下,他和一位刚认识的同性纠缠在了一起……

  患病的消息像一个魔咒般折磨着优秀的他,让他根本不敢面对今后的大学生活。他痛苦到几近崩溃。他知道,余生,他都要和“艾滋”这个病魔战斗了……

  为什么有些人的放松是放松,有些人的放松却是放纵,像在报复谁一样往死里折腾自己?

  尤其是逐渐踏入社会的孩子,在从学校到社会的转换中,压抑多年的情绪就像洪水一样,一发出来就收不住?

  我在打工旅行时认识一个姑娘,她长相乖巧娇小,从小就是三好学生,在家是爸妈的乖女儿,可出来旅行后,她又抽烟又酗酒,一言不合跟人打架,简直变了个人。

  她说,在家里太压抑,她要放纵一下自己。她和刚认识的男孩谈恋爱,又因为吵架分手,一气之下想不开,和别人约炮。

  结果由于保护措施不到位,怀孕了。得知自己怀孕的那一刻,女孩感到天崩地裂——别人约炮都没事,为什么她约炮就出事了?

  她根本不懂正确的释放自我,只不过上网刷微博,看着放纵的女孩们声色犬马的故事,生出羡慕,总想自己也找机会放纵一把,却没想到:

  说出来的好听故事,都是经过修饰的喜剧,难以启齿的难听故事,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。

  我们的生活中有被迫式熬夜,比如因为工作、学习、考试等事情不得不牺牲休息时间来完成。也有习惯式熬夜,习惯晚睡行为,有着自己的生物钟。

  最近又出现了报复性熬夜,明知道熬夜的危害,也没有什么必须完成的任务,但就是要等到深夜才入睡。

  不到一天时间,关于年轻人报复性熬夜这个线万的讨论。熬夜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,背后却是“道理我都懂,但就是做不到”的现实。

  还记得朋友和我聊过的一次天,半夜突然给我“交代后事”,事后问过才知道她是熬夜熬得发虚。

  既然已经感受到了熬夜的坏处,为什么还要继续“执迷不悟”呢?她给我的回答是:

  她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每天过得都非常饱和,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。她在国内知名的小游戏公司,一个人干三个人的活。

  公众号发文、视频剪辑、角色海报等宣发工作,还要维护玩家社群。前不久经理又让她学习短视频运营,要开始进驻新的平台。

  工作量的饱和使她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九点十点,回到家以后差不多就十点十一点左右。等换洗完毕以后,已经到了应该睡觉的时间。

  可是心里总有一种不甘心,觉得今天一整天都不是属于自己的,只有在夜深人静无人打扰的时候才能享受属于自己的时光。

  于是她开始熬夜,看自己感兴趣微博,追自己爱看的电视剧,刷刷一天都没打开的朋友圈,于是两个小时过去了......可这时候的她是开心的,因为活得像她自己。

  某知名广告公司会议室里,一对男女正在为爱鼓掌,却因为没有锁门,被破门而入的同事们撞个正着。

  本以为是一对情侣办公室恋爱,没想到,这对男女已婚,各自都有家庭,属于彼此的第三者。

  为了赶进度没日没夜的加班,分分钟都要窒息,这个时候她出现了,如同救命稻草!

  或许已婚男女在会议室里偷情,不是不知廉耻,而是长期处在“饿”的状态,一遇到救命稻草,就不顾廉耻了。

  但充满气的气球一旦爆掉,冲击力就格外吓人;饿肚子的人一旦遇到食物,也会巴不得把盘子都吞下去。

  心理学家做过一个实验:在禁食24小时的小白鼠左侧放上食物,右侧放着电击器,小白鼠可以选择食物,或者寻求电击。

  心理学家研究发现,电击刺激了小白鼠的“快感中心”,它能够从电击中获得远胜于食物的快感。即使心理学家将电击器放在电网两端,小白鼠也会在电网上反复奔跑,直到爪子烧焦为止。

  快感刺激了小白鼠的多巴胺,让它沉浸在放纵中,直到死亡。饥饿感和一切情感都消失不见,只剩下那令人愉悦的体验。

  “放纵”和“报复性放纵”的区别在于:放纵是一次偶发性的失控,报复性放纵却是有意图的失控。

  《身体从未忘记》一书中提到:肉体和精神的痛苦,有时可以带来愉悦,因为下丘脑释放的内啡肽有抑制疼痛的效力,还可以增加快感。

  压力特别大的时候,寻求快感是解压方式之一,当我们意识到肉体和心理越是疼痛,快感越是强烈,就会有意图地放松身体对痛苦的警惕。

  除了痛苦带来的愉悦,我们也能从报复这个行为获得快感,因为“报复”打压了我们无法接受的坏客体。

  有的婴儿安全感很足,饿肚子时会哭闹,吃饱后就会平静下来;但有的婴儿饿肚子会责怪妈妈,仿佛自己饿肚子都是妈妈搞的鬼。

  这种不安全的体验让婴儿心里有了两个妈妈:好妈妈,坏妈妈。婴儿缺乏整合力,无法将好坏妈妈视为一体的,于是,他们学会了分裂:

  体内只保留好妈妈给的母乳,把坏妈妈给的母乳分裂出去,变成坏客体。如果成年之后还保留了“分裂”的原始自我保护机制,就会想方设法抹除坏妈妈的母乳,也就是自虐倾向。

  精神分析理论认为,人都是趋乐避苦的,当我们没有动力去做具有成长意义的“苦”事,就会把追求快感视为最后的追求。

  尤其是连续处在高压的环境里,堆积了很多负面情绪后,自我的力量变得薄弱,无法约束“快乐至上”的本我,报复性放纵就会悄无声息的发生。

  如同寻求快感的小白鼠一样,多次放纵之后,身体记住了这份感受,就会养成强迫性重复的习惯,导致人生如图脱轨列车,全盘失控。

  当你意识到自己正处在报复性放纵中,或者有这个倾向,该如何调整回健康心态呢?

  警惕这些一发不可收拾的放纵,我们得先明确一点:调整回健康状态还是要靠自己的意志力,但是意志力不是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。

  在心理学家罗伊·鲍迈斯特所著的《意志力——关于专注、自控与效率的心理学》里提到,我们的意志力,通常都用在以下这4个方面:

  1. 控制思维:比如你在觉察到自我批评的时候,拼命挣扎,阻止它们继续困扰自己;

  2. 控制情绪:也被称之“情感调节”,比如在感觉难过时,手头专注一件事,赶走负面情绪;

  就拿控制冲动来说吧,有一项实验表明,人们只要醒着,就至少有4小时,是用于抵制欲望上的。

  而抵制欲望的过程中,你的思维、感受和行为调节能力都在逐步减弱,这就是自我损耗。

  比如,你学习时,一部手机摆在你面前,你内心出现了强烈的冲突——是继续看书,还是玩手机呢?

  这时候,你的前扣带皮层的脑区,有一个“冲突监控系统”,正在密切关注着“你正在做的”和“你想要做的”之间存在的差异。

  而自我损耗,就会让你的前扣带皮层懈怠下来,降低对自己的监控,不会产生任何预警情绪,所以更容易屈服于诱惑。

  告诉他们实验内容是做试题测试智力,而不告诉他们实验是为了测量他们在试题上坚持的时间。

  实验组告诉第一组受试者,可以随意吃曲奇,而告诉第二组不能吃曲奇,只能吃萝卜。之后他们被带去做题。

  实验结果是,萝卜组坚持的时间最短,只有8分钟,而控制组和曲奇组,都坚持了20分钟。

  因为萝卜组做试题之前,大部分的意志力在控制对曲奇的欲望时,就被消耗掉了。

  你去喝水、去刷牙,需要耗费的意志力少到可以忽略不计,因为它们已经内化成了一个简单的习惯。

  而要你在逛淘宝、刷视频的时候停下,去复习去写论文,这就要消耗很多意志力资源了。

  可是没关系,意志力虽然是有限的,但它像肌肉一样,是可以通过训练去增强的。

  把行为变成习惯,就相当于把它们自动化,不需要强烈的内心冲突,也不需要号召,你就会自然而然地去做。

  比如我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,养成了习惯之后,这就不是负担,而是放松和治愈的过程。

  但我中途也有偶尔太累太困不想动笔的情况,但没关系,完美的自律和意志力也是不存在的。

  如果想养成一个习惯,首先必须给自己确立一个“明线”,也就是一个简单、明确的规则。

  还有一点,我之前的一篇文章专门说过,就是刚开始培养一个习惯,千万不要把目标定得太高!

  有趣的是,如果房间里有一面镜子,能照到他们,孩子们就会乖乖地只拿一颗糖果;

  这个实验告诉我们,你越是意识到自己正在做的事(自我意识越高),就越能监控自己的行为。

  而自我监控的一个好方法就是量化自我,也就是把你所用的时间、卡路里、运动量等数据化和图像化。

  这样,你就能退后一步,清醒地察觉自己的习惯、行为,这是提升自我的第一步。

  想象一下,起床后把床铺好、房间收拾好,或者任由床铺杂乱、脏衣服随意乱扔。

  显然是第一种,起床后、写作前、学习前的一些小仪式,实际上有一种触发作用。

  比起放纵之后漫长的空虚,这能让我们缓解负面情绪,重拾自信面对压力,从而真正卸下肩上的担子。

  小孩子心情不好会哭闹,成年人则报复性放纵,归根到底,我们都在寻找一个“泄洪口”来疗愈自己。

  然而,堤坝之所以坚固耐用,不是因为洪水不够多,而是因为它懂得合理泄洪的方法,所以承受得起更大的责任。

  因此,与其去寻找一个没有洪水的地方,不如把泄洪的方法握在自己手里,没有后顾之忧地享受放松的惬意。

  这一次,为你推荐马丁老师,他将10年的表达经验,融汇成这堂《27堂表达修炼课》,让你成为大智慧、大格局、高情商、有魅力的人。